中国镇江金山网 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发布时间:2018-12-13 09:22 发布者:admin

1

金山网讯 一支笔、一张纸、黑与白、昼与夜,近40年来,“警营书法家”谷洪初心不改,在如此日积月累中,与墨香相伴,不断升华真我,也在不断地收获着属于自己的成功与喜悦。阳春三月,桃红柳绿,江南名城镇江充满诗情画意。适时,《谷洪书法》呱呱问世,这本50多页的集子,既有书者恣意挥洒的艺术才情,也有其逐梦探索的“观爱悟道”。

谷洪,江苏盐城人,祖籍浙江永嘉,系江苏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艺术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书法家,又因身为省镇江监狱警官,是警界同仁引以为豪的“艺术名片”,为此,包括笔者在内,常爱在其“书法家”头衔前冠以“警营”二字。人如其名,谷洪为人淳朴厚道,沉稳内敛,胸怀大气。笔者结缘谷洪先生,起于上世纪90年代,当时婚房恰缺一幅书法名家对联,闻知谷洪师出名门,又为文化名士许图南的孙女婿,遂请其讨要,也许是心诚抑或投缘,谷洪热诚相助,终喜获许老墨宝。随着时光推移,与谷洪交之愈久,也知之愈深,“取一湖水,磨一砚墨,凭一生力,写一幅字”,当是其痴迷书法孜孜以求的真实写照。

“观爱悟道”,在“谷洪工作室”墙壁上有之,在《谷洪书法》封底亦有之,这应该是谷洪多年艺术人生的积淀所得。书法是“无言的诗、无行的舞、无图的画、无声的乐”,透过谷洪言谈话语和作品字里行间,总让人感受到他是把精神的飞扬和坦荡的人生当作追求的方向和目标,他是用智慧、用才华诠释自己的人生百味、生命体验。如今,他的书法作品受到越来越多的人的钟爱和收藏。

“观者,就是带着诚心研磨博采,成就书法独我”。谷洪先生自幼酷爱书法,一直以先贤经典碑帖为师,1983年起师从丁观加先生,又请益于祝嘉、武中奇、沙曼翁、许图南等先生,深得精髓。谷洪至今记忆犹新,当初拜师于武中奇,大师看其习作多是行草书,便拿起毛笔,边写边讲:“学书法是没有捷径好走的,必须下苦功夫,要从基础开始,学好楷书后再学行草......”此后,谷洪沉下心来,大量临写,一笔一画,中规入矩,不激不厉。3年后,谷洪考取苏州大学,向大师辞行,并请字留念。武大师笑允,当见谷洪磨墨时,与先生家人说话,便非常严肃地说:“研墨注意力要集中,不要说话,研时要慢不能快,用力要均匀。”并拿过墨来示之。因为谷洪属虎,大师遂大笔挥就一个“虎”字,非常传神,尤其最后一笔,简直是神来之笔,仿佛虎的尾巴,虎虎生风。如今,再观谷洪作品,其用笔凝练精细,点画相辉映,顿挫有致,回峰转笔收放自如,韵律感十足。这其中不止是丰富的人生经验,更是融在骨子里的精神和思想,彰显着生命的定力和搏击力。

“爱者,就是带着热心修德修为,渐趋书法大我”。因为有爱,所以执著筑梦。谷洪以爱为动力,根植传统,临池不辍,出碑入帖,他在小篆的多年磨练后进入石鼓文的临习,又从金文到《郑文公碑》、《石门颂》以及李北海的《麓山寺碑》转而研习孙过庭与王铎的行草,巧妙处理博取与专攻的关系,经过不断熔铸、提炼、取舍、化合,其书风力追文晋风度,以率真、典雅、厚重驰名书坛。因为有爱,所以痴迷书法。谷洪十分看重“读”,读史读帖已成自然。有一次,谷洪拜望当代著名书法篆刻家沙曼翁,见沙老家门上贴着一张小字条:“曼翁有病,请改日再来”。字迹收放自如,煞是优美。他犹豫须臾,觉得还是应该进去一下。沙老偶感风寒,并无大碍,谷洪稍坐片刻,便起身告辞,至门口,不忘讨要小条子:“这个给我收藏,可以吗?”沙老笑曰拿去吧,谷洪小心翼翼取下,放入内衣口袋,珍藏30年至今。笔者以为,也正是谷洪先生持之点滴,深入研磨,方使其艺术构成更加充盈多姿。因为有爱,所以痴迷书法。因为有爱,所以心存大我。叶圣陶谈到弘一大师晚年书法时说,“好比一位温良谦恭的君子,不亢不卑,和颜悦色,在那里从容论道。”同样,凝神于谷洪作品,笔者感到的是一位儒警的正大之气和博爱之心。多年来,他热心公益事业,多次参加赈灾书画笔会,迎春送福慰问社区“美容师”,义卖书法作品,用以支持西部贫困地区教育事业,曾3次受到中国爱心工作委员会表彰。

“悟者,就是带着苦心探索攀高,进入书法忘我”。谷洪不善言谈,但讲起书法却是滔滔不绝,其悟性可谓不一般。诚然,一位好的书者,倘若缺失通透的悟性,想必其艺术之路也不会走得太远。谷洪的书法将远古气息和当代理念融会贯通,亦古亦今,在艺术处理上,总是信手拈来,欹侧有度、大小任意、粗细随心、浓淡相间、令观者心动不已。而这背后,是孤寂的付出,艰辛的摸索。著名书画家丁观加曾指点谷洪:“写书法要从零开始,先写大字。这好比开车,学会了开大客车,再开小汽车,是件非常容易的事;大字写好了,写小字也是轻而易举的事。”谷洪谨记教诲,注重书写大字,大到尺余一字,大笔落纸沙沙有声。再至后来,其书写行草,清风快雨,如草原飞云,骏马奔驰。笔势既清逸又凝厚,亦有粉壁雨痕之美。著名书画家叶叙玄称其书法“根基扎实、气息大度”。谷洪告诉笔者,书法练到一定程度就会有“瓶颈”,反思自己,感到书不够流畅和贯气,缺少一种激情和变化。恩师丁观加点出是与他一直以来的性格有关,要调动激情创作。于是,谷洪有意识喝点黄酒再创作,以激发灵感;并通过听音乐,感受律动变化,静静体会古人的精神所在。在这一过程中,他慢慢理解了丁老师“快乐思想、快乐创作、快乐生活”的理念,心胸更加宽广,作品更加大气。在他看来,书法不仅仅是一种技法的体现,更重要的是用技法来表达思想的一种方式,抛开一切杂念,进入一种无我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