浑穆典雅 自成高妙——储云评刘树人书法作品

发布时间:2018-12-27 14:22 发布者:admin

刘树人书法作品

刘树人书法作品

刘树人书法作品

刘树人书法作品

  十余年前,吴振立兄在一封来信中,郑重地向我推荐:“刘树人先生性格温和,书艺不凡,是一位可交的朋友。”振立兄质朴无华,眼光独具,我在与树人先生多年的交往中,振立兄所陈之词,无一点不在情理之中。

  树人先生为扬州人。扬州乃文人荟萃之地,不必说平山堂之雄伟,瘦西湖之秀美,史可法纪念馆之高孤,就是平常的石板小巷,青堂瓦舍之中,也往往是翰墨飘香,吟颂声绕。扬州人博学、善学、细学、苦学,但从不刻意张扬,堪称现代之“瓢饮陋巷”。在树人的身上,也处处流露出一种谦和、认真、求实、含蓄的作风。在部队多年,上下关系协调,文章诗词出众,处理事务周到,人称为“儒将”。就是与地方人士的接触之中,也显得清和、高雅,无一点霸悍之气,全是一派名士风范。而他的书法,则无一不体现那种朴实、典雅、高古的艺术本性,生发出一种随和、沉稳及大气不拘、收敛有序的美学哲理,从而凸现了他不同于人、不跟时风的书法魅力及其艺术价值。

  书法艺术归根结底还是在书法表现形式上,而这种形式又映照出人的修养与问学态度。纵观树人先生的书法,至少有三点值得一提与称道。

刘树人书法作品

刘树人书法作品

  首先是他的大字。在去年他的个人展览会上,悬挂于中央正厅的四张四尺整纸的大作,虽则四字,但意气深远,骨架开张,法备森严,烘足庙堂气象。大字笔简而意繁,字少而朴茂,令多少书家,裹足而兴叹。然树人历经三十余年精心磨练,从颜柳楷书到北魏诸碑,从繁多的墓志到龙门造像,皆一一临习,悉心打造,并得其神理,故用笔有古法,创新有传承,化境有规律。点画之中,笔底丰富,力运有余,转折有度,疏密有致,整体圆浑通灵,读后让人多有感发而神情振奋。

  其二是大篆。大篆在人们的心目中往往被忽视,故当代书家中善篆者少矣。在历代书法长河中,被称为瓶颈者有二:一为唐楷,二为小篆。米芾曾云:不入晋人逸轨,徒成下品。可见突破唐人,方能格高气逸。小篆乃大篆之阻,只有突破小篆,方能进入大篆的自由王国。宾虹先生似乎首先领悟此道,故孜孜以求,终究大成。他在卜居京华的近十年中,闭门谢客,致力于金文,自谓对两周金文及古玺印章特别留心,黄宾虹后期的绘画与书法全得力于金文。但学金文由于文学与文字的层层设障,更不易入其门槛。树人在他的自述文章也曾提及:“金文毕竟是古老的文字,由于年代久远,有许多字字形难解,所以现代人练习、欣赏和运用都有一定的难度。”由于树人青年时代认真学习了古代汉语,又得以名师指点,其文学及文字学功夫较深,又加以勤奋善学,在长期的解读及临习中步步深入,方能在创作中游刃有余。他的金文创作,大多以集字联的形式表现,不但手法新颖,结体端庄,其语言也独具现代感觉。如“公正为民保先进,和平建国奔小康”、“九州传正道,一旅誓边城”、“吾人敢受家邦责,君子应先天下忧”,等等。用笔缓延深邃,朴实无华,加以典雅有致的行书款式,集密之中反造疏淡,相让相承,和谐统一。作篆者多有体会,凡欲作篆书,落笔易俗,起笔易浊,大多初学者便匆匆搁笔,而树人的篆书有古意,有深度,笔酣而词新,令人叹服。

刘树人书法作品

刘树人书法作品

  其三是他的行书。行书是最能体现作者性情的书体。而多数书家作书的多元因素贫乏,如学王者不知其篆隶,学颜者不知其魏晋,谓之“几人识得兰亭面,不知颜法之从来”。树人则不然,他对金文的释解,对魏晋的把握,以及对唐以后诸家的吸收,容纳于心,挥洒于手,力避熟俗,创导高妙,自成现代人的书卷气色。

浑穆典雅 自成高妙——储云评刘树人书法作品

  树人先生身居部队三十多年,工作、读书、写字成了他整个生活三部曲,他不求闻达,只求精进,曲高而调低,使人赞叹之余,择其一隅,作小文一节,不知可为序否? (储 云 2007年12月于丈二草堂)

  刘树人简介

刘树人

刘树人